程玉伟律师被收录《中国刑辩大律师》一书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新书《律师说法》由安徽大学出版社出版程玉伟律师入选安徽省未成年保护专业委员会委员程玉伟律师出席安徽省律协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专业委员会2009年年会程玉伟律师的办理的三场官司助安庆市十一岁孤女胜利维权被评为2008年度安徽省未成年人保护十大事件之一程玉伟律师参加第五届“律师、媒体、儿童”沙龙程玉伟作品在“安徽律师三十年”征文活动获奖祝各位朋友新年愉快,如虎添翼,虎年大吉,虎虎生威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出席第二届中国创新大会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入选《中国当代律师经典案例》程玉伟律师赴北京参加全国律协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2010年年会会程玉伟律师赴上海参加“快乐牵手 共享世博 放飞梦想”大型公益活动程玉伟律师出席第五届安徽律师论坛程玉伟律师办理的“孤女维权记”收录《未成年维权典型案例精析》一书,由法律出版社公开出版,全国发行。程玉伟律师赴南京参加商标确权案件审理专题会议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的个人网站www.chengyuwei.com访客突破25万人次招聘律师助理启事程玉伟律师出席省律协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专业委员会2011年年会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的论文《浅论律师在示范区自主创新过程中保护知识产权的作用》在《安徽律师》杂志上发表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台湾籍被告电信诈骗案《安徽青年与法》杂志以《与法同行 无悔今生——记青年律师程玉伟》为题,刊登翔实材料介绍程玉伟的执业经历及典型事迹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廖某抢劫案,二审宣告缓刑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上海当事人李某诉陈某返还不当得利案,当事人李某写《感谢信》表示谢意。祝贺程玉伟律师入编《中国优秀律师辩护实录》一书,并任特邀编委祝贺程玉伟律师被安庆市司法局评为先进个人祝贺程玉伟律师荣获安庆市“十佳公益律师”的光荣称号程玉伟律师出席安徽省律协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专业委员会2012年年会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焦某涉嫌聚众斗殴一案,迎江区人民法院以聚众斗殴罪判处被告人焦某一年二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2012年11月,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朱某交通肇事罪(逃逸)上诉一案,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完全采纳了程玉伟律师的辩护意见,撤销一审判处有期徒刑4年的判决,依法改判朱某有期徒刑一年二,缓刑二年,当事人非常满意。2012年12月,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胡某诉焦某民间借贷一案,运用娴熟的办案技巧,适时采取财产保全措施,速战速决,敦促被告焦某立即偿还借款90万元。请在这里写入标题律师大事记程玉伟律师接受《新浪网》独家专访,对房产维权发表律师观点2013年5月,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杨某盗窃57700元上诉一案,5月8日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采纳程玉伟律师的辩护意见,撤销一审法院判处杨某有期徒刑11年的量刑部分,依法改判有期徒刑5年6个月,当事人非常满意。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加入中国剧作家协会,程律师将利用业务时间,创作法律题材电视剧测试测试2013年10月,程玉伟律师加入中国剧作家协会,程律师将利用业务时间,创作法律题材电视剧程玉伟律师入选《中国当代优秀律师》一书并担任特邀编委

阿里的三大法律护卫代表了律师职业的巅峰?

阿里巴巴在成立之初,就特别重视法律风险控制,将具有商业智慧的高级法律人才引入合伙人中,阿里的30位合伙人中有3位是法律专业人士,堪称阿里的三大法律护卫。

  如毕业于耶鲁大学法学院的蔡崇信。蔡崇信生于台湾,现年50岁,持有耶鲁大学法学院法律博士学位,拥有美国纽约州执业律师资格,初创十八罗汉之一,现为阿里集团董事局执行副主席,是除马云外的唯一一位永久合伙人。蔡崇信在阿里刚刚成立之时即已加盟,放弃70万美元年薪的投行工作,协助马云注册公司。在湖畔花园炎热的夏夜,蔡崇信挥着汗水对着白板和第一批员工讲股份讲权益,起草了十八份完全符合国际惯例的英文合同,让马云和其他创始人签字画押。如果没有蔡崇信这样的人加入,阿里只会是一个家族企业,会一直以“感情”、“理想”和“义气”去维持团队。蔡崇信到来以后,为阿里带来了“契约精神”和“国际游戏规则”,使公司建立起符合国际玩法的治理结构,也将最初十八罗汉团队的利益绑到了一起。

  首席护卫

  蔡崇信

  之后加入的杭州本土女律师俞思瑛,现年40岁,中国执业律师,现为阿里集团法务副总裁,30位合伙人之一。俞思瑛加入阿里前是浙江海浩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长期受聘于淘宝网任外部法律顾问,后于2005年加盟阿里法律事务部。俞思瑛擅长电子商务和知识产权等领域的法律事务,在淘宝打假、网购侵权投诉等方面,为阿里提供持续法律支持,是淘宝网规的守护者。

  中国护卫

  俞思瑛

  2008年之后为了上市而引入的总法律顾问美国律师石义德常驻香港,现年54岁,持有哥伦比亚大学法律博士学位,拥有香港和美国纽约州执业律师资格,现为阿里总法律顾问,30位合伙人之一。石义德是30位合伙人中最年长的一位,有超过20年的法律从业经历,在企业并购、上市以及知识产权领域具有丰富经验。他关注电商平台的信息安全和有效使用的矛盾,曾坦言“淘宝和支付宝上关于客户交易的数据,公司能在何种程度上以什么样的目的使用这些信息,成为目前遇到的最大问题”。石义德目前负责阿里的全球法律事务。

  全球护卫

  石义德

  这三位合伙人究竟从阿里分到了多少钱,已经没有再去猜测的意义。钱到了一定数额之后,就只是一个符号而已。仅从阿里巴巴IPO就花了1580万美金的法律咨询费就可以管中窥豹。如果说以前法律人会更关注律师服务费用的多少,以为名企提供法律服务为荣,那么阿里巴巴的“造神”运动,给了法律人更广阔的想象空间:原来法律服务还可以直接与企业捆绑发展,实现个人职业生涯的跨越式发展。

  不过,正如中国法律人都知道的,律师吃饭的本本——律师证是要年检的,律师进了企业就没有律师执照了。所以律师转行到企业,就不可能是律师了,即使是担任法务工作,也是归类到拥有法律知识背景的商务人士。虽然以前也一直有律师转行进入企业从事商务工作,甚至还有自己当老板的,但是普遍而言,很难有阿里巴巴公司这样大的名气,加上如此上市的阵势,瞬间噼里啪啦涌现出一堆千万富翁。在一个以收入数字来排榜的商业文化中,这些富翁的诞生似乎为倒推此前的职业生涯提供了特殊的说服力,因此充分佐证了(前)律师身份的含金量和重要性。尤其是在中国的很多公司企业中,法务的地位一直比较边缘,有法律背景的高管也比较少,阿里巴巴的成功展示了两条新金科玉律:对企业而言,吸纳法律人士到公司核心层有助于事业的成功;对律师而言,到企业去做高管,碰到靠谱的潜力股,可能搭上致富快车。

  阿里巴巴法律人的风光真的只是财富数字吗?并不尽然。律师业内很多从事几十年工作的资深知名律师表示,这一事件背后其实有着更深的含义,对企业而言,对律师而言,都需要加入现代思维来解析。

  “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就是法治、透明和全球化的时代。在这日新月异的大时代里,任何一个企业想要成就伟大梦想并持续发展,其管理层中若有卓越的商务律师护卫,就更易如愿,也更值得投资人信赖。”中伦律师事务所总所联席管理合伙人乔文骏这样评价阿里的法律护卫。而巧的是,这几位律师他都曾熟识,他曾和石义德律师共同奋战于永乐电器上市项目,之后石义德就去了马云那里工作。在乔文俊看来,这三位律师当中,蔡崇信对马云的影响最深远,也奠定了今日的成就的基础。蔡崇信是台湾人,其父也是律师,蔡崇信学的是法律,后来进入国际投行工作,深谙国际投行的各项规则,因此当他与马云合作后,对马云和阿里巴巴起了很大的影响。蔡崇信在企业设计之初,按照国际惯例来进行公司管理和治理。这个良好的基础,为日后阿里巴巴到国际市场来募集资金起了很大的帮助。蔡崇信按照国际风投的喜好来设计阿里巴巴,怎么会不对胃口呢?

  在这样声名鹊起的企业并购案中,单谈法律没有意义,对中国民企而言,国际化规则框架的设立成为最关键的因素。事实上,要进入国际市场交易,必须有法治理念,国际规则如此,不遵循就被淘汰,非常简单。这促使很多有雄心到国际市场上来跑马的企业,都必须多一些对法律的重视。企业对法律敬畏越多,对整体经济繁荣越可以起到有促进作用。

  在中国企业发展中,对法律人士的重视程度还需要一个过程。中国传统文化中模棱两可的文化因子更多一些,令行禁止尚未完全实现,因此企业在市场逐利行为中自然倾向以低成本、低风险来换取高收益。很多法务在企业中往往位置不高,其重要原因就是法务一般按照法律思维来指出问题,考虑违法后果,经常会给“不可以”建议,这让急于逐利的老板自然不悦。

  好在随着社会经济发展,法治越来越成为大家公认的交易规则前提,很多大企业在对外交流合作中,也越来越倚重律师。比如锦江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兼总法律顾问王杰曾在公开的演讲中说到,在西方,企业家出去谈判带两个人的,左手是律师,右手是财务。他现在陪同领导出去谈判,他坐左边。如果他带队出去,律师坐他左边。重视法律和规章是一家企业国际化的基本标志,这样可以帮助降低企业发展中的法律风险。

  当然,能够像王杰一样,进入企业的核心决策层的法律人士还不是很多,但这已经成为一种信号和方向。

  “将来一定会有更多的律师走入商界、政界。”上海融孚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尹燕德律师这样评价“王杰现象”。作为华东政法大学律师学院的特聘教授,他在2014年的新生开学典礼上曾用几个数字来描述未来中国律师的职业方向:以前的律师是1.0版本,现在的律师是2.0版本,未来的律师是3.0版本。在互联网浪潮中,法律服务的面会更广阔,律师渗入各行各业的机会越来越多。律师的法学背景和法律思维训练,严谨勤奋的学习习惯以及积累的实战经验,都使其在进入任何一个行业后,都会比较快地融会贯通,成为行业的佼佼者。而更加开放的社会环境和中国法治理念的推进,必定会有助于形成“法治信仰”,社会对法律人的接纳程度会真正提高。

  不过,也有不同的声音来评价此事。从业几十年法律工作的蒋信伟律师这样评价:阿里今天的成功,主要是马云先看到了市场的未来,并占据了市场(当时网络经济、说白了尚无法律规制),市场是决定因素。这篇文章是法律人硬凑热闹,事后美化且放大了律师作用的产物。他认为有法律背景的人进入公司,肯定是可以有助于企业管理的,但是现在大多数法律人进入公司还多是担任法务角色,有的法律人转型成为公司高管或者自己创业,那也一定是具备其了公司的管理知识和管理能力,绝对不是因为懂法律就会成功。他认为律师去做企业其实很难,律师思维里的严谨并不适合创业时需要的冒险和激进精神。律师当中也有一些人会做公司“副业”,但是很少有搞得太大的,商业的成功运作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需要天赋、知识、机遇等等,不是懂法律就会懂商业,不通过艰苦卓绝地学习和努力,依然是门外汉。不过他觉得未来法律人从商的可能性会变大,他发现很多中青年律师会去读EMBA之类的商学院,不断储备其它方面的商业知识,这为其转型提供了可能性。

  “学过法律、做过律师,做过好律师、成为企业股东和企业上市个人暴富都是完全不能划等号的。”邦信阳—中建中汇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徐国建律师认为,大家热捧的阿里法律人现象中混淆了很多概念。他认为阿里合伙人的法律人,是指其具有法律背景知识,并不意味着他们是做成了一个好律师,然后成为企业合伙人。做一个好律师需要的能力也是非常综合的,和做企业需要的素质是完全不一样的。律师个人业务可以做到一定巅峰状态是可以看得到的,但是律师行业以及法律服务业的巅峰状态则是一种可以无止尽追求的另外一种意境。尤其在中国,现代律师行业不过二三十年,有很多可以发展的空间,很多律师已经在搭建更大的平台,使更多的人能受益于法律服务,这项事业的发展空间就很像公司化经营了,未来前景不可限量,上市也是有可能的。

  当然,做企业的人懂一些法律知识很好,而且也是必须的,国外很多公司领导和高管都有律师牌照,但是还需要更多的财务知识、管理知识等等。虽然阿里的法律人进入股东层面“暴富”了,那也是因为阿里上市导致的。要知道并不是很多企业都有这样的能量和运气。在2000年初时,徐国建曾和马云在一个论坛活动中同台演讲,那时他也并没有觉得马云有多少特别新的思路,如今他笑言“是自己没有投资眼光”。一直做涉外法律服务的徐国建律师可以不用翻译听懂马云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的视频,他从马云的应答中看到,今日马云的思路和视野已经完全国际化,这种气象的形成和熏陶一定经过特别的历练,同时有“高人”辅佐。如果说蔡崇信扮演了这样一个国际教育的引导者的话,加上马云是一个非常聪明且特别爱学习的企业家,那他觉得这样的结论,更容易接受。


来源:上海法治声音

作者:上海法治声音记者丨王凤梅


上一篇: 林肯的演讲:做一个诚实的律师
下一篇:法律名言警句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