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玉伟律师被收录《中国刑辩大律师》一书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新书《律师说法》由安徽大学出版社出版程玉伟律师入选安徽省未成年保护专业委员会委员程玉伟律师出席安徽省律协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专业委员会2009年年会程玉伟律师的办理的三场官司助安庆市十一岁孤女胜利维权被评为2008年度安徽省未成年人保护十大事件之一程玉伟律师参加第五届“律师、媒体、儿童”沙龙程玉伟作品在“安徽律师三十年”征文活动获奖祝各位朋友新年愉快,如虎添翼,虎年大吉,虎虎生威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出席第二届中国创新大会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入选《中国当代律师经典案例》程玉伟律师赴北京参加全国律协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2010年年会会程玉伟律师赴上海参加“快乐牵手 共享世博 放飞梦想”大型公益活动程玉伟律师出席第五届安徽律师论坛程玉伟律师办理的“孤女维权记”收录《未成年维权典型案例精析》一书,由法律出版社公开出版,全国发行。程玉伟律师赴南京参加商标确权案件审理专题会议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的个人网站www.chengyuwei.com访客突破25万人次招聘律师助理启事程玉伟律师出席省律协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专业委员会2011年年会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的论文《浅论律师在示范区自主创新过程中保护知识产权的作用》在《安徽律师》杂志上发表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台湾籍被告电信诈骗案《安徽青年与法》杂志以《与法同行 无悔今生——记青年律师程玉伟》为题,刊登翔实材料介绍程玉伟的执业经历及典型事迹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廖某抢劫案,二审宣告缓刑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上海当事人李某诉陈某返还不当得利案,当事人李某写《感谢信》表示谢意。祝贺程玉伟律师入编《中国优秀律师辩护实录》一书,并任特邀编委祝贺程玉伟律师被安庆市司法局评为先进个人祝贺程玉伟律师荣获安庆市“十佳公益律师”的光荣称号程玉伟律师出席安徽省律协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专业委员会2012年年会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焦某涉嫌聚众斗殴一案,迎江区人民法院以聚众斗殴罪判处被告人焦某一年二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2012年11月,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朱某交通肇事罪(逃逸)上诉一案,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完全采纳了程玉伟律师的辩护意见,撤销一审判处有期徒刑4年的判决,依法改判朱某有期徒刑一年二,缓刑二年,当事人非常满意。2012年12月,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胡某诉焦某民间借贷一案,运用娴熟的办案技巧,适时采取财产保全措施,速战速决,敦促被告焦某立即偿还借款90万元。请在这里写入标题律师大事记程玉伟律师接受《新浪网》独家专访,对房产维权发表律师观点2013年5月,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杨某盗窃57700元上诉一案,5月8日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采纳程玉伟律师的辩护意见,撤销一审法院判处杨某有期徒刑11年的量刑部分,依法改判有期徒刑5年6个月,当事人非常满意。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加入中国剧作家协会,程律师将利用业务时间,创作法律题材电视剧测试测试2013年10月,程玉伟律师加入中国剧作家协会,程律师将利用业务时间,创作法律题材电视剧程玉伟律师入选《中国当代优秀律师》一书并担任特邀编委

《名律时评》刊登安庆程玉伟律师专访:是依法维权还是强迫交易?


      227期         程玉伟律师:是依法维权还是强迫交易

程玉伟 2014-07-28 10:28:02




安徽省东至县尧渡镇本是一个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的江南古镇,2008年,东至县进行招商引资,引进并成立了六合石子厂,大肆开采矿山。由于是采矿企业,不可避免地造成了环境污染,山不再清了,水不再绿了。

案情回顾:

安徽省东至县尧渡镇本是一个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的江南古镇,2008年,东至县进行招商引资,引进并成立了六合石子厂,大肆开采矿山。由于是采矿企业,不可避免地造成了环境污染,山不再清了,水不再绿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为了生计,叶某、赵某、胡某等当地村民多方筹资,陆续购置了货车,挂靠在路驰公司名下(挂靠费0.5元/吨),与六合石子厂签订运输协议,为六合石子厂运输货物,双方合作基本愉快。

2012年12月,东至县交通局开展雷霆治超行动,要求所有货车必须拆卸车厢板,否则,予以严惩。正是政府的治超行动,打破了货车车主、路驰公司及六合石子厂三者平衡的利益关系——六合石子厂强行要求所有运输车辆必须立即拆卸车厢板,否则,不准从事货物运输;货车车主则认为拆卸车厢板必然导致运输货物减少、运输成本增加,如果拆卸车厢板,那么,六合石子厂必须要适当提高运输价格、挂靠的路驰公司也要适当降低挂靠费用,否则,将导致运输严重亏损!然而,六合石子厂对于运输价格分文不增、挂靠的路驰公司对于挂靠费用也分文不降!在这种情况下,叶某、赵某、胡某等货车车主暂时停止运输,寻求向政府部门反映,请求政府出面,协调六合石子厂提高运输价格、避免运输亏损。虽然当地政府部门也试图协调当地矿山企业适当提高运输价格,确保货车车主不亏损,但遭到当地“利税大户”矿山企业联合抵制,拒不提高运输价格!政府协调,无果而终!

2013年元月,叶某、赵某、胡某等货车车主获悉:六合石子厂对于他们是按照7元/吨进行计算运费,而对于华丰村车队则按照10.50元/吨进行结算,明显属于价格歧;另外,六合石子厂还突击购买13部自卸车,准备自建车队,自行运输!

在维权无门的情况下,叶某、赵某、胡某等货车车主只好忍气吞声,委曲求全,忍痛割掉车厢板,达到治超标准,准备参与六合石子厂货物运输。

2013年1月21日,叶某、赵某、胡某等货车车主驾驶货车到六合石子厂至公路的入口处(距离生产厂区3-4公里),想进入厂区运输货物,但六合石子厂却故意将挖掘机阻挡在路口,人为设置路障,故意阻止叶某、赵某、胡某等人的货车进入厂区。

在双方僵持过程中,六合石子厂员工石某故意挑衅,将脚放在货车车主叶某驾驶的货车后轮胎下面,并说:“有本事就从我脚上压过去。”叶某急刹车,由于车的惯性压了石某的右脚背。双方发生纠纷,六合石子厂徐某违法使用警用电棒电击了货车车主李某、赵某,双方均有人员受伤,陆续被送到医院治疗。

次日,当地尧渡镇江涛镇长亲自召集货车车主代表、六合石子厂方负责人召开协调会,经协调双方和解并重新达成运输协议,和解之后,停在厂区入口的车辆全部开走。

熟料,事发一个月后,2013年2月,东至县公安机关突然将8名货车车主涉嫌强迫交易罪立案侦查。2013年5月19日移送起诉至东至县人民检察院,后将叶某、赵某、胡某三人以强迫交易罪起诉到东至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时,叶某、赵某、胡某三人坚持自己无罪,辩称是六合石子厂单方违约、终止合同并且进行价格歧视;事发时,自己的驾驶的货车完全符合治超标准,进入厂区的目的是为了继续履行运输合同;虽然双方发生肢体冲突,但完全是六合石子厂员工故意挑衅而造成;因此,自己的行为属于依法维权,不构成强迫交易罪!

2014年6月6日,东至县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书》,以强迫交易罪判决叶某、赵某、胡某三人拘役6个月,缓刑6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三人不服一审判决,现已依法上诉至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起因运输维权而引起的轻微刑事案件,至今已耗时高达18个月,至今没有定论!

律师评析:

1、 什么是强迫交易罪?

强迫交易罪,是指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强迫他人参与或者退出投标、拍卖的,强迫他人转让或者收购公司、企业的股份、债券或者其他资产的,强迫他人参与或者退出特定的经营活动的,情节严重的行为。

本罪主体为一般主体。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间接故意、过失均不构成本罪。

2、叶某、赵某、胡某是否有强迫交易的主观动机?

本案中,叶某、赵某、胡某是将自己的货车挂靠在路驰公司名下与六合石子厂签订运输协议,为六合石子厂运输货物,事实上,六合石子厂并没有依法解除运输合同并告知叶某、赵某、胡某;并且在治超期间,六合石子厂对于其他华丰村车队运输费用是按照10.50元/吨进行结算的,而对于叶某、赵某、胡某,则仍然是按照7元/吨进行计算,明显属于价格歧视!

《价格法》第14条规定:“经营者不得相互串通、操作市场价格,不得对具有同等交易条件的其他经营者实行价格歧视”!

由此可见,叶某、赵某、胡某的行为的主动动机不是为了谋求非法利益,而是基于运输合同、为了争取平等的运输价格待遇的合法维权行为。

3、能否将双方纠纷导致六合石子厂员工石某受轻伤,而认定为强迫交易“情节严重”?

本案中,当双方在僵持过程中,六合石子厂员工石某故意挑衅,将脚放在货车车主叶某驾驶的货车后轮胎下面,并说:“有本事就从我脚上压过去。”叶某急刹车,由于车的惯性压了石某的右脚背而构成轻伤。虽然六合石子厂员工石某受轻伤,但并不是叶某、赵某、胡某为了达到强迫交易而故意造成,相反,恰恰是六合石子厂员工石某故意挑衅所致,完全应当责任自负,不能以此作为认定强迫交易“情节严重”的理由!

4、是什么原因导致双方纠纷的发生?

本案中,2013年1月21日,叶某、赵某、胡某等货车车主驾驶车厢板已割掉、达到治超标准货车到六合石子厂至公路的入口处(距离生产厂区3-4公里),准备进入厂区运输货物,但六合石子厂却故意将挖掘机阻挡在路口,人为设置路障,故意阻止叶某、赵某、胡某等人的货车进入厂区。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四十六条:“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在公路上及公路用地范围内摆摊设点、堆放物品、倾倒垃圾、设置障碍、挖沟引水、利用公路边沟排放污物或者进行其他损坏、污染公路和影响公路畅通的活动”, 六合石子厂未经批准,擅自在公路上上停放挖掘机,设置路障,明显属于违法堵路,直接导致双方纠纷的发生!

5、相关司法机关对于六合石子厂违法使用警用器械,不作任何处理,是否恰当?

本案中,六合石子厂为了对付当地货车车主,提前准备了锤子及违禁品电棒,严重地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法》第36条规定:“人民警察的警用标志、制式服装和警械,由公安部门统一监制,会同其他有关国家机关管理,其他个人和组织不得非法制造、贩卖。人民警察的警用标志、制式服装、警械、证件为人民警察专用 ,其他个人和组织不得持有和使用”, 并且在纠纷过程中,非法使用警用器械,造成货车车主李某、赵某受伤,然而,当地司法机关,对此却故意回避,没有依法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理,明显有放纵违法之嫌!

6、当地政府对于治超行为,简单武断,不能利益兼顾,应否对于本案的发生,负有一定责任?

当地政府开展雷霆治超行动,无疑是正确的,但是,正是因政府的治超行动,打破了货车车主、路驰公司及六合石子厂三者平衡的利益关系,叶某、赵某、胡某等货车车在与路驰公司及六合石子厂“利益博弈”过程中,无法达到适当上涨运输价格、避免运输亏损的情况下,寻求向政府部门反映,请求政府出面,协调六合石子厂提高运输价格、避免运输亏损。虽然当地政府部门也试图协调当地矿山企业适当提高运输价格,确保货车车主不亏损,但遭到当地“利税大户”矿山企业联合抵制,拒不提高运输价格!

一边是平民百姓,一边是“利税大户”!最终,当地政府最终将天平倾向矿山企业,导致政府运输价格协调无果而终,直接或者间接诱发本案纠纷的发生!

7、本案叶某、赵某、胡某等人的行为是违法,还是犯罪?

本案中,叶某、赵某、胡某等人的行为虽然一定程度扰乱了六合石子厂的运输秩序,但远没有达到犯罪的严重程度。

如果公安机关对此进行处罚,完全可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8、当地司法机关是否坚持依法办案?是否因舆论炒作、当事方上访闹访和地方“维稳”等压力,作出违反法律的裁判?

本案中,在案发之后,当地公安机关会同当地媒体刊登《堵路要挟强交易 警方严打不手软》的倾向性报道;当地法院,在没有对本案进行审理的情况下,就认定叶某、赵某、胡某等货车车主构成犯罪,进而于2013年11月12日决定逮捕,明显违反《刑事诉讼法》第十二条:“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第2条规定:.坚持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原则。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因为舆论炒作、当事方上访闹访和地方“维稳”等压力,作出违反法律的裁判。

第6条规定.定罪证据不足的案件,应当坚持疑罪从无原则,依法宣告被告人无罪,不得降格作出“留有余地”的判决。

中央政法委也出台意见,要求严格遵守法律程序制度 坚守防止冤假错案底线,指出:对于定罪证据不足的案件,应当坚持疑罪从无原则,依法宣告被告人无罪,不能降格作出“留有余地”的判决。对于定罪确实、充分,但影响量刑的证据存在疑点的案件,应当在量刑时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处理。不能因舆论炒作、当事人及其亲属闹访和“限时破案”等压力,作出违反法律规定的裁判和决定。

然而,当地法院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以保护企业合法权益、创造良好的治安环境为名,无视叶某、赵某、胡某等货车车主无罪的辩解意见,采取“疑罪从轻”,最终一审判处叶某、赵某、胡某强迫交易罪成立!

经济要发展、环境要保护,但是,不能以牺牲当地百姓的生存权为代价!依法行政,必须要利益兼顾,不能因为是利税大户,就特殊关照!不能因平民百姓,就凌强欺弱!司法机关更应坚守司法底线,依法审理,公正判决,不能将法律作为强者追逐暴利、鱼肉百姓的工具!




相信安徽省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能够深入地查明事实,正确地适用法律,宣告上诉人叶某、赵某、胡某无罪!


上一篇: 信用社“不信用”,忽悠百姓法难容
下一篇: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被开除党籍公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