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玉伟律师被收录《中国刑辩大律师》一书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新书《律师说法》由安徽大学出版社出版程玉伟律师入选安徽省未成年保护专业委员会委员程玉伟律师出席安徽省律协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专业委员会2009年年会程玉伟律师的办理的三场官司助安庆市十一岁孤女胜利维权被评为2008年度安徽省未成年人保护十大事件之一程玉伟律师参加第五届“律师、媒体、儿童”沙龙程玉伟作品在“安徽律师三十年”征文活动获奖祝各位朋友新年愉快,如虎添翼,虎年大吉,虎虎生威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出席第二届中国创新大会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入选《中国当代律师经典案例》程玉伟律师赴北京参加全国律协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2010年年会会程玉伟律师赴上海参加“快乐牵手 共享世博 放飞梦想”大型公益活动程玉伟律师出席第五届安徽律师论坛程玉伟律师办理的“孤女维权记”收录《未成年维权典型案例精析》一书,由法律出版社公开出版,全国发行。程玉伟律师赴南京参加商标确权案件审理专题会议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的个人网站www.chengyuwei.com访客突破25万人次招聘律师助理启事程玉伟律师出席省律协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专业委员会2011年年会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的论文《浅论律师在示范区自主创新过程中保护知识产权的作用》在《安徽律师》杂志上发表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台湾籍被告电信诈骗案《安徽青年与法》杂志以《与法同行 无悔今生——记青年律师程玉伟》为题,刊登翔实材料介绍程玉伟的执业经历及典型事迹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廖某抢劫案,二审宣告缓刑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上海当事人李某诉陈某返还不当得利案,当事人李某写《感谢信》表示谢意。祝贺程玉伟律师入编《中国优秀律师辩护实录》一书,并任特邀编委祝贺程玉伟律师被安庆市司法局评为先进个人祝贺程玉伟律师荣获安庆市“十佳公益律师”的光荣称号程玉伟律师出席安徽省律协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专业委员会2012年年会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焦某涉嫌聚众斗殴一案,迎江区人民法院以聚众斗殴罪判处被告人焦某一年二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2012年11月,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朱某交通肇事罪(逃逸)上诉一案,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完全采纳了程玉伟律师的辩护意见,撤销一审判处有期徒刑4年的判决,依法改判朱某有期徒刑一年二,缓刑二年,当事人非常满意。2012年12月,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胡某诉焦某民间借贷一案,运用娴熟的办案技巧,适时采取财产保全措施,速战速决,敦促被告焦某立即偿还借款90万元。请在这里写入标题律师大事记程玉伟律师接受《新浪网》独家专访,对房产维权发表律师观点2013年5月,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杨某盗窃57700元上诉一案,5月8日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采纳程玉伟律师的辩护意见,撤销一审法院判处杨某有期徒刑11年的量刑部分,依法改判有期徒刑5年6个月,当事人非常满意。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加入中国剧作家协会,程律师将利用业务时间,创作法律题材电视剧测试测试2013年10月,程玉伟律师加入中国剧作家协会,程律师将利用业务时间,创作法律题材电视剧程玉伟律师入选《中国当代优秀律师》一书并担任特邀编委

不能限制律师批评公权力

  【背景】尚处于征求意见中的《律师执业行为规范》和《律师协会会员违规行为处分规则》修订草案(以下简称《草案》),一经在律师界流传,就引起极大争议。

  《草案》中规定,利用互联网等媒介,发表有关案件的言论,鼓动、助推舆论炒作,影响司法机关依法办理案件的,通过互联网等媒介,呼吁、联合他人为自己承办的案件制造舆论声势和压力,影响依法审理的,律师都有可能被取消会员资格。

  在转型中国的司法环境下,律师行业需要怎样的规范?相关规定出台又应该经过怎样的程序?

   为了共同探讨,集思广益,安徽省安庆市程玉伟律师共同欣赏专家律师点评:


  京衡律师集团主任陈有西认为,律师行业需要规范,这是客观现实,“说律师行业什么问题都没有,就像一朵花,这是不现实的”。但是,整顿的对象和内容需要明确,需要规范的主要是律师界中的歪风邪气,比如和法官勾结,用不正当的手段挣钱,收钱不办事等。

  “律师有担当,积极介入社会的热点问题,敢于批评公权力,这不应该是整治的对象。”陈有西说。

  《草案》一经曝光,就引起律师界对律师协会的诸多异议,陈有西认为,一方面是因为《草案》的出台过程不符合基本的程序;另一方面是规制思想和内容本身存在偏颇,“代表官方打压律师,肯定会挨骂,如果替律师说话,怎么可能没有公信力?”

  行业的建章立制与行政立法不同,陈有西表示,律师协会出台章程需要合议,相当于人大立法,如果要出台对律师的纪律惩戒规定,就要通过全国律师代表大会,最起码要经过全体理事会讨论表决,不可能通过某一个委员会制定就可以。律师协会制定惩戒章程,应该向社会公开,让全国律师进行充分讨论,而后在全国律师代表大会通过。

  陈有西建议,如果没有基本的程序,就不要随意出台相关规范,否则会有非常大的消极作用,因为行业规章制度应该是有利于律师业发展,而不是压抑,对律师的管理应该是疏导、引导、鼓励,而不是把律师行业管死,否则对中国法治进程不利,对司法改革也不利。

  《草案》的出发点很重要,到底是希望规制律师业的歪风邪气,不正之风,与腐败勾兑等,还是防止律师批评政府,敢于同司法不公进行较量,律师挑战公权力的腐败、专横、不讲程序,二者有着严格的差别,陈有西认为后者恰恰是应该鼓励的,否则一个国家就没必要存在律师。

  “法律的生命就在于公开,司法要兼听则明,要让各种意见表达出来,不能限制律师说话,如果律师协会不按照这一思路,就等于是破坏了司法的公允与平衡。应该允许律师说话,而现在的做法是南辕北辙。”陈有西说。

  也有律师将草案的规定形容为网络“封口令”,随着网络的兴起,近年来围绕律师操纵舆论,进而影响司法的讨论也日益增多,有多年律师执业经验的陈有西坦言,律师利用舆论影响司法,不可否定,而且还可能占了很大比例,一些原本不大的案子,通过网络互相传播,案卷都没看过,就开始批评公检法,但是,多数情况下还是因为不平则鸣,确实有不公,应该允许律师提出不同看法。

  对于这种现象,陈有西表示,不能靠封闭舆论来解决,而是要放开舆论,真相才不可能被掩盖,网民也是有分辨的,依靠炒作的律师自然就就没有饭吃。“不是把嘴巴封住,而是要让各种观点都得以表达。”

  中国目前约有25万名律师,如果按照每1000人一名律师,需要140万,而以色列是每200人一名律师,美国是每275人一名律师。陈有西说,“中国完全应该加快律师的发展,在发展的同时淘汰那些不合格的律师,但首先是让他发展而不是管死。”

上一篇: 法律名言警句大全
下一篇:律师行业如此凌乱为哪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