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玉伟律师被收录《中国刑辩大律师》一书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新书《律师说法》由安徽大学出版社出版程玉伟律师入选安徽省未成年保护专业委员会委员程玉伟律师出席安徽省律协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专业委员会2009年年会程玉伟律师的办理的三场官司助安庆市十一岁孤女胜利维权被评为2008年度安徽省未成年人保护十大事件之一程玉伟律师参加第五届“律师、媒体、儿童”沙龙程玉伟作品在“安徽律师三十年”征文活动获奖祝各位朋友新年愉快,如虎添翼,虎年大吉,虎虎生威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出席第二届中国创新大会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入选《中国当代律师经典案例》程玉伟律师赴北京参加全国律协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2010年年会会程玉伟律师赴上海参加“快乐牵手 共享世博 放飞梦想”大型公益活动程玉伟律师出席第五届安徽律师论坛程玉伟律师办理的“孤女维权记”收录《未成年维权典型案例精析》一书,由法律出版社公开出版,全国发行。程玉伟律师赴南京参加商标确权案件审理专题会议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的个人网站www.chengyuwei.com访客突破25万人次招聘律师助理启事程玉伟律师出席省律协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专业委员会2011年年会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的论文《浅论律师在示范区自主创新过程中保护知识产权的作用》在《安徽律师》杂志上发表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台湾籍被告电信诈骗案《安徽青年与法》杂志以《与法同行 无悔今生——记青年律师程玉伟》为题,刊登翔实材料介绍程玉伟的执业经历及典型事迹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廖某抢劫案,二审宣告缓刑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上海当事人李某诉陈某返还不当得利案,当事人李某写《感谢信》表示谢意。祝贺程玉伟律师入编《中国优秀律师辩护实录》一书,并任特邀编委祝贺程玉伟律师被安庆市司法局评为先进个人祝贺程玉伟律师荣获安庆市“十佳公益律师”的光荣称号程玉伟律师出席安徽省律协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专业委员会2012年年会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焦某涉嫌聚众斗殴一案,迎江区人民法院以聚众斗殴罪判处被告人焦某一年二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2012年11月,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朱某交通肇事罪(逃逸)上诉一案,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完全采纳了程玉伟律师的辩护意见,撤销一审判处有期徒刑4年的判决,依法改判朱某有期徒刑一年二,缓刑二年,当事人非常满意。2012年12月,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胡某诉焦某民间借贷一案,运用娴熟的办案技巧,适时采取财产保全措施,速战速决,敦促被告焦某立即偿还借款90万元。请在这里写入标题律师大事记程玉伟律师接受《新浪网》独家专访,对房产维权发表律师观点2013年5月,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杨某盗窃57700元上诉一案,5月8日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采纳程玉伟律师的辩护意见,撤销一审法院判处杨某有期徒刑11年的量刑部分,依法改判有期徒刑5年6个月,当事人非常满意。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加入中国剧作家协会,程律师将利用业务时间,创作法律题材电视剧测试测试2013年10月,程玉伟律师加入中国剧作家协会,程律师将利用业务时间,创作法律题材电视剧程玉伟律师入选《中国当代优秀律师》一书并担任特邀编委

四川两男子嫖宿13岁幼女被诉强奸罪 系全国首例

承办检察官指出,嫖宿幼女罪与强奸罪中的奸淫幼女行为的共同之处在于,客观表现上,行为人是在明知或者应当明知对方未满14周岁,仍与其发生性关系。根据刑法规定,嫖宿幼女罪,最低刑为5年,最高刑为15年;而强奸罪最低刑为3年,最高刑为死刑。很多争议者据此认为,强奸罪量刑要重于嫖宿幼女罪,检察官表示,“其实这里面存在一定误读”。

昨日,邛崃市看守所。40出头的杨某庆、杨某忠也许不会知道,他们在嫖宿中和一名13岁的初中女生发生性关系,而对他们行为的定性引起了激烈的讨论———昨日,邛崃市检察院正式对二人提起公诉,罪名是强奸罪。而此前,发生在国内的多起嫖宿幼女事件中,嫌疑人被定性的罪名是嫖宿幼女罪。

这起案件中,为何从嫖宿幼女罪变成了强奸罪?背后经历了怎样的讨论?邛崃检察院的办案检察官接受成都商报记者独家专访指出,此案以强奸罪公诉,更有利于保护幼女。检察官认为,嫖宿幼女罪变相认定未满14周岁的幼女有性自主权,与强奸罪的立法基础相矛盾,他建议对该罪名废除或修正。

据了解,此前对嫖宿幼女行为还没有以强奸罪起诉的案例。

嫖宿幼女行为

应以嫖宿幼女罪还是以强奸罪定罪?

侦查:涉嫌嫖宿幼女罪

杨某庆、杨某忠被批捕,检方认为,二人明知小兰是未满14周岁的幼女,还与之发生性关系,涉嫌嫖宿幼女罪

公诉:涉嫌强奸罪

结合案情,检察官觉得,小兰被哄骗卖淫,同时杨某庆、杨某忠明知她还不满14周岁情况下,仍与她发生性关系,更符合强奸罪的犯罪构成

>事实篇

13岁初中女生误入卖淫团伙

这起强奸幼女案的组织者是邛崃一个刚成年的女子杨某及其男友。照片上的杨某,没有“妈咪”的妖娆,显得有些稚气。

在接受讯问时,杨某对检察官说,她今年18岁,初中毕业后在一家职高读了2个月便辍学。后来,因为做陪酒女的经历,杨某误入歧途,患上性病。为了赚钱治病,男友龚某萌生了招小妹陪酒赚钱的想法。他们在网上招聘陪酒小姐,不久来了两个年轻女孩。杨某又让两个女孩介绍年龄相仿的女孩加入。小兰,邛崃一个只有13岁的初中女生,就这样经好朋友的介绍,坠入这个卖淫团伙。

受害女孩:给我买新衣服

喊做什么就做什么

小兰、小红、小慧,事发时都是在校初中生。小兰回忆,去年7月18日,小慧说在城区找到了工作,喊小兰一起上班。当天下午,小兰初次见到杨某时,还以为是单纯出去喝酒,看着小慧出去“接客”,她才知道是卖淫。当龚某要求她和一个叫杨某庆的中年男子一起走,小兰也就懵懵懂懂地答应了。

后来,在警方询问时,是单亲家庭的小兰说,离家出走到外边耍,是怕家里人打;出来后又被人看着,走不脱。小慧做了,她也就做了。小兰还说,杨某答应赚钱后会给她买新衣服、新鞋子,“喊做什么,自己就做什么了。”13岁的小兰说,第一次陪睡后,杨某给她买了一件新衣服。虽然小兰当时屈从了,但她曾诚惶诚恐地告诉他们,她才13岁。 几天后,杨某告诉小兰,她的家人因找不到她,已经报警了。小兰来到了派出所,见到了着急的父亲。小兰胆怯地把真相告诉了父亲,愤怒的父亲选择了报警。

涉嫌嫖宿幼女罪

两嫖客被公安机关刑拘

去年8月13日,组织卖淫的龚某和杨某被抓获归案,因涉嫌组织卖淫罪。在侦查龚、杨二人组织卖淫一案时,警方发现,与小兰发生性关系的杨某庆、杨某忠也涉嫌犯罪,警方立即将二人抓获并刑拘。

随着侦查的深入,两名中年男子嫖宿幼女的经过逐渐明晰:去年7月19日晚上,龚某的朋友、41岁的杨某庆得知龚某那里有几个女娃娃,杨某庆当天找到龚某说:“给我安排个女娃娃。”龚某安排了小兰,并告诉杨某庆,这个女娃娃只有13岁,还不到14岁。“我给钱就是。”丢下这句话后,杨某庆将小兰带到酒店开房,并发生了性关系,事后给了小兰八百元钱。

去年7月22日凌晨,杨某的一个朋友杨某忠也想找女娃娃耍,这次依然是小兰。“她只有13岁。”杨某告诉杨某忠。小兰告诉警官,当晚她与杨某忠发生了性关系。

杨某庆、杨某忠被批捕,罪名是嫖宿幼女罪。检方认为,二人明知小兰是未满14周岁的幼女,还与之发生性关系,涉嫌嫖宿幼女罪。

龚某说,他们让小兰陪过杨某庆、杨某忠,每人收了800元。龚某交代,为避免三个女孩逃跑,龚、杨二人还找人看管,不许她们出去。

邛崃检察院的承办检察官和警方办案人员曾讯问涉案嫌疑人。

办案人员:是否发生了性关系?

杨某庆:发生了。

办案人员:女孩有多高、长成什么样?

杨某庆:(用手比划了一下耳朵根),龚某告诉我她的年龄13岁多,不到14岁。

办案人员:你的家庭状况?

杨某庆:结婚了,有两个娃娃,女儿12岁。

办案人员:小兰和你女儿差不多年纪,你还下得了手?

杨某庆:(将头低向一侧)唉……

办案人员:你知道这是犯罪吗?

杨某庆:我认为只是简单的卖淫嫖娼,现在很后悔。(受害人及家属均系化名)

>法律篇

以强奸罪公诉的背后决定

嫖宿幼女罪?强奸罪?

检察院曾激烈争论分两派

近年来,全国多地发生了嫖宿幼女事件,特别是有的官员嫖宿幼女案,引发社会对嫖宿幼女行为的关注,甚至对嫖宿幼女罪罪名本身的争议。很多声音认为,嫖宿幼女罪处罚太轻,给了嫖宿幼女行为空间,还有人大代表、法律学者提出废除嫖宿幼女罪。就在上月,最高法院也明确表态支持废除嫖宿幼女罪。 昨日,邛崃检察院正式向法院提起公诉,之前涉嫌嫖宿幼女罪的杨某庆、杨某忠,被控的罪名变成了强奸罪。成都商报记者深入专访了邛崃检察院的办案检察官。

公安机关以涉嫌嫖宿幼女罪

向检察院移送起诉

案件侦查完毕后,邛崃警方向邛崃检察院公诉部门移送起诉,在移送材料上,龚、杨二人涉嫌组织卖淫罪、杨某庆、杨某忠涉嫌嫖宿幼女罪。

承办检察官讲述,看到公安机关的起诉意见书,上面对杨某庆和杨某忠认定的罪名是嫖宿幼女罪。“这是一个热点法律问题。”检察官立即敏锐地联想到,近年来,国内几起涉及嫖宿幼女案都备受社会关注,而且此前,很多法学家纷纷撰文,倡导应废止嫖宿幼女。如何认识杨某庆和杨某忠的犯罪性质,承办检察官很谨慎,“稍不留意就有可能对幼女造成二次伤害,引发舆论争议。”

接下来,承办检察官查阅了贵州习水嫖宿幼女等多起相关案例,对比了嫖宿幼女罪和强奸罪的犯罪构成。他又到看守所,详细讯问了4名犯罪嫌疑人。

同样的思考,对杨某庆和杨某忠的定性,在邛崃检察院公诉部门科室内也展开了激烈而又充分的讨论,大致形成两种观点:一是认为,杨某庆、杨某忠出于嫖娼的目的,明知对方是不满14周岁的幼女仍然予以嫖宿,并支付嫖资,符合嫖宿幼女罪的犯罪构成;但另一观点则认为,根据刑法236条和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以金钱财物等方式引诱幼女与自己发生性关系的;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幼女被他人强迫卖淫而仍与其发生性关系的,均以强奸罪论处。”这种观点认为,只要是明知或者应当明知未满14周岁的幼女,与其发生性关系,均应认定为强奸罪。

明知不满14岁仍发生关系

更符合强奸罪的犯罪构成

承办检察官回忆,在大家对案件讨论非常激烈的时候,去年12月,最高法院公开表示,完全赞成废除嫖宿幼女罪。同时表示,废除嫖宿幼女罪,能够解决强奸罪与该罪之间根本性的逻辑矛盾;能够更好地保护幼女名誉,实现“儿童最大利益”。

“最高法的这一声明,给我们办案指明了方向。”承办检察官立即认真研究了最高法院的这次表态和相关精神。结合案情,检察官觉得,小兰离家出走后因想买新衣服被哄骗卖淫,同时杨某庆、杨某忠明知她还不满14周岁情况下,仍与她发生性关系,更符合强奸罪的犯罪构成。

承办检察官充分考虑到证据的收集情况、案件的性质,综合分析了部门讨论意见后,最终,他作出了以强奸罪起诉两名被告人的决定。“定强奸罪,有利于加大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力度,更符合保护未成年人的立法精神。”承办检察官说,同时,对该行为进行准确定性,有利于对犯罪分子的打击。

昨日,历经激烈的争论和分析后,杨某庆、杨某忠均因涉嫌强奸罪,被邛崃检察院正式提起公诉;同时,龚某、杨某均以涉嫌组织卖淫罪被提起公诉。而昨日,也是这起案件提起公诉的最后期限。

检察官认为:认定嫖宿幼女罪

对幼女是不当的道德评判

案子虽被起诉到法院了,但社会上对嫖宿幼女罪这一罪名的争议还在继续。

承办检察官认为,这两个罪名最大的冲突在于立法基础。与未满14周岁幼女发生性关系,无论对方是否自愿,都定强奸罪,是基于认为未满14周岁的幼女没有相应的性知识和认知,更没有性行为的自主权。而嫖宿幼女罪的规定,则是认定幼女从事的是卖淫活动,也就是认为幼女具有性自主权,这不仅不符合幼女身心发育状况,更与强奸罪的规定存在逻辑矛盾之处,在一部法律之中,出现这样的矛盾显然是不合适的。而正因为嫖宿幼女罪的存在,对幼女进行不当的道德评判,往往给幼女及其家庭带来了犯罪行为之后的另一种严重的伤害。

检察官认为,应当在当前严格规制嫖宿幼女罪的适用,并在未来逐步推动对该罪名的修正或者废止才能真正解决问题。同时,在推动立法对嫖宿幼女罪进行规制和修改的过程中,更应当要注意统筹规划和其他相关罪名的全面考虑。因为如刑法第358条所规定的组织、强迫卖淫罪,其中就有强迫幼女卖淫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的规定。那么被告人组织、强迫幼女卖淫,被判处刑罚,其潜意识是不是也是认可幼女从事的是卖淫活动呢?与此相同的是,刑法第359条的引诱幼女卖淫罪,是不是也是认可幼女其实是可以从事卖淫活动的?所以,这也是司法工作者在今后的办案与思索中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问题。 成都商报记者 黄庆锋 王英占


上一篇: 最高法:性侵不满12岁幼女 应认定“明知”
下一篇:六旬老汉14年两次失独 听闻女儿溺亡瘫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