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玉伟律师被收录《中国刑辩大律师》一书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新书《律师说法》由安徽大学出版社出版程玉伟律师入选安徽省未成年保护专业委员会委员程玉伟律师出席安徽省律协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专业委员会2009年年会程玉伟律师的办理的三场官司助安庆市十一岁孤女胜利维权被评为2008年度安徽省未成年人保护十大事件之一程玉伟律师参加第五届“律师、媒体、儿童”沙龙程玉伟作品在“安徽律师三十年”征文活动获奖祝各位朋友新年愉快,如虎添翼,虎年大吉,虎虎生威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出席第二届中国创新大会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入选《中国当代律师经典案例》程玉伟律师赴北京参加全国律协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2010年年会会程玉伟律师赴上海参加“快乐牵手 共享世博 放飞梦想”大型公益活动程玉伟律师出席第五届安徽律师论坛程玉伟律师办理的“孤女维权记”收录《未成年维权典型案例精析》一书,由法律出版社公开出版,全国发行。程玉伟律师赴南京参加商标确权案件审理专题会议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的个人网站www.chengyuwei.com访客突破25万人次招聘律师助理启事程玉伟律师出席省律协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专业委员会2011年年会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的论文《浅论律师在示范区自主创新过程中保护知识产权的作用》在《安徽律师》杂志上发表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台湾籍被告电信诈骗案《安徽青年与法》杂志以《与法同行 无悔今生——记青年律师程玉伟》为题,刊登翔实材料介绍程玉伟的执业经历及典型事迹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廖某抢劫案,二审宣告缓刑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上海当事人李某诉陈某返还不当得利案,当事人李某写《感谢信》表示谢意。祝贺程玉伟律师入编《中国优秀律师辩护实录》一书,并任特邀编委祝贺程玉伟律师被安庆市司法局评为先进个人祝贺程玉伟律师荣获安庆市“十佳公益律师”的光荣称号程玉伟律师出席安徽省律协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专业委员会2012年年会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焦某涉嫌聚众斗殴一案,迎江区人民法院以聚众斗殴罪判处被告人焦某一年二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2012年11月,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朱某交通肇事罪(逃逸)上诉一案,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完全采纳了程玉伟律师的辩护意见,撤销一审判处有期徒刑4年的判决,依法改判朱某有期徒刑一年二,缓刑二年,当事人非常满意。2012年12月,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胡某诉焦某民间借贷一案,运用娴熟的办案技巧,适时采取财产保全措施,速战速决,敦促被告焦某立即偿还借款90万元。请在这里写入标题律师大事记程玉伟律师接受《新浪网》独家专访,对房产维权发表律师观点2013年5月,程玉伟律师成功办理杨某盗窃57700元上诉一案,5月8日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采纳程玉伟律师的辩护意见,撤销一审法院判处杨某有期徒刑11年的量刑部分,依法改判有期徒刑5年6个月,当事人非常满意。热烈祝贺程玉伟律师加入中国剧作家协会,程律师将利用业务时间,创作法律题材电视剧测试测试2013年10月,程玉伟律师加入中国剧作家协会,程律师将利用业务时间,创作法律题材电视剧程玉伟律师入选《中国当代优秀律师》一书并担任特邀编委

车损险项下的发动机进水损失免赔条款的效力认定

车损险项下的发动机进水损失免赔条款的效力认定

稿件来源:法制日报

  裁判要旨

  保险合同作为格式合同的一种,在条文界定不清、合同条款相互矛盾的情形下,应依照保险法第三十条的规定,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

  案情

  2015年5月17日,原告南京立拓化工公司为其所有的大众牌新车向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南京分公司)投保车损险等险种。车损险条款第四条第五款约定,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因暴雨造成被保险机动车损失,保险人负责赔偿。第七条第十款约定,发动机进水后导致的发动机损坏产生的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赔偿。原告作为投保人声明:保险人已向本人详细介绍并提供了投保险种所使用的条款,并对其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以及本保险合同中付费约定和特别约定的内容向本人做了明确说明,本人已充分理解并接受上述内容,同意以此作为订立保险合同的依据,本人自愿投保上述险种。

  同年6月2日,南京突发暴雨,被保险车辆发生故障后维修,原告实际支出维修费12692元。关于车辆损坏的原因,检查结果为发动机进水,并提交证明,主要内容为:现有江苏华海南众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证明,苏AA38E8车辆,因发动机进水大修,实际产生费用为13382元,特此证明。

  原告向被告理赔未果,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赔付原告支付的车辆维修费12692元;2.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裁判

  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按照保险条款的约定,因发动机进水产生的损失属于保险人免赔范围,且保险公司已经对该免责条款尽到提示、说明义务,故对原告具有约束力,可据此免陪。因暴雨产生的损失属于保险责任范围,但对于其中因发动机进水而产生的损失,双方已经明确约定属于免赔范围,且立拓公司在投保时已经自认已经收到保险条款,故立拓公司应当知晓并理解保险条款尤其是免责条款的内容。故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立拓公司不服上述判决,提起上诉。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保险法第三十条规定,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合同条款有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合同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案涉保险合同第四条第五款约定,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因暴雨造成被保险机动车损失,保险人负责赔偿。第七条第十款约定,发动机进水后导致的发动机损坏产生的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从合同条款文义看,因暴雨导致发动机进水损坏的,既符合合同第四条保险责任条款规定的情形,也符合第七条责任免除条款规定的情形。现双方对如何适用合同条款存在争议,根据保险法第三十条规定,应当从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角度解释,据此判决人保南京分公司赔偿立拓公司保险金12692元。

  评析

  本案在保险条款相互矛盾的情形下保险公司拒绝赔偿有违投保人合理期待之原则。合理期待原则是指当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对保险合同的保障存在客观上合理的期待时,无论保险合同条款是否明确地将所期待的保障排除在外,法院都应当保护这种期待的合同解释原则。

  原告依据机动车损失险案涉保险合同第四条第五款约定的“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因暴雨造成被保险机动车损失,保险人负责赔偿”的保险条款要求被告赔偿保险理赔款;而被告依据保险条款第七条的免责事由“发动机进水后导致的发动机损坏,保险人不负责赔偿”提出抗辩。保险条款约定的“暴雨责任”与“进水责任”两种情形同时出现,导致在事实同一的情况下责任承担相异,因为往往在暴雨后后伴随着发动机进水,且后者是前者导致的必然结果。故保险条款第四条与第七条内容存在矛盾,被告在签订保险合同时应作出明确的解释说明。保险合同是格式合同,其内容由保险人单方拟订,投保人或被保险人几乎没有参与的机会,只能对保险条款表示同意或不同意,没有修改的权利。而保险条款融专业性、技术性及科学性为一体,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很难准确理解。这要求保险人基于最大诚信原则,在保险合同订立时向投保人说明合同内容和责任免除条款。

  具体到本案中,被告应当向原告明确说明被保险机动车发动机进水导致的发动机损坏是否属于保险责任范围,否则,“进水免责”条款就不对原告产生法律约束力。

  本案案号:(2015)玄商初字第1124号,(2015)宁商终字第1664号

  案例编写人: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樊荣禧 秦淮区人民法院 李晓东


上一篇: 银行卡遭跨国盗刷18万谁负责
下一篇:建筑工程劳动关系的认定